当前位置:首页 / 资讯 / 旅游人文 / 正文

蜀汉古战场诸葛山

诸葛山,位于曲靖市马龙区旧县街道东部8公里,袜度社区四旗田村与白塔社区红军哨村之间,马龙河支流源头之一,海拔2307米,是马龙境内屈指可数的名山。
诸葛山,马龙历史上有一些记述,但不少史料已被毁。我先后3次参加马龙区旅游资源调查,分别得到旧县街道文化站、袜度社区工作人员、四旗田村民小组长的引领和讲解,3次登临诸葛山。诸葛山战争遗址遗迹清晰可见,诸葛山的故事广为流传,耳闻目睹中,我深深感知了蜀汉古战场的诸葛山。
诸葛山源于三国时蜀国诸葛孔明征南,率西路大军扎营此山,其山南半腰的马草洼、山脚下的四旗田村,山北的诸葛龙潭、诸葛箐都因这一史实而得名。
三国时,南中是蜀汉的一部分,区域包括今天的云南、贵州和四川西南部。公元223年4月,刘备病逝,刘禅即位,改建兴元年。那时的蜀国内忧外患:北有曹魏大军虎视眈眈,东有孙吴荆州劲旅剑拔弩张;南中数郡先后叛乱,益州郡豪强雍闓、牂柯郡太守朱褒、越嶲郡叟王高定以及益州郡少数民族头领孟获相继树帜反蜀。
在这危难关头,“千古人龙”诸葛亮审时度势,镇定自若。定立了:北抗曹魏、东和孙权、绸缪征南的正确策略。公元224年(建兴二年)扩招兵马,整训军队。公元225年(建兴三年)3月,他亲任征南总指挥,统军3万,分兵三路。庲降都督李恢领中路军,门下都督马忠领东路军,诸葛亮亲率1.5万余人的主力西路大军,越僰道(今四川宜宾),达越嶲郡(今四川西昌)迅速灭了高定主力。5月渡泸,进入益州郡,演绎了别具一格的“七擒七纵”的战争奇事。

索岭,诸葛亮与孟获会盟之地
诸葛亮深知孟获在益州有威信,深知扑灭后院之火还要不让它再闪火星,才能集中精力北伐曹魏。于是便以“攻心为上,攻城为下,心战为上,兵战为下”的战略谋划战术。在味县(今曲靖市麒麟区)、铜濑县(今曲靖市马龙区)等地,先后与孟获的地方民族武装7次交锋,7次生擒孟获,7次放归孟获。别开生面的七擒七纵,使孟获及部下幡然警醒,再无战心。孟获诚服地对诸葛丞相说:“公,天威也,南人不复反矣。”从而,双方订立了盟约,在诸葛山西部(今马龙区旧县街道东村、西村后)关索岭立下了会盟碑。
正是这“七擒七纵”的战争过程,产生了诸葛山等系列地名和传奇。
诸葛亮于公元225年夏季率西路军扎营铜濑县(马龙区)诸葛山。
诸葛山雄伟挺拔,东南地势高峻,若从此面攻山,毫无可能。西北略显平缓,河水潺潺。半山有诸葛龙潭,龙潭与多条山溪汇集流入诸葛箐。诸葛龙潭,即蜀军当年挖开的泉水井,诸葛箐即诸葛山林木蔽天的箐沟。扎营诸葛山的蜀军每日从诸葛龙潭及诸葛箐中取水,供做饭和兵马饮用。
唐代大诗人李白有“蜀道难,难于上青天”之诗句。平息南中叛乱,并让孟获为首的少数民族武装心悦诚服,是“南抚夷越”的既定方针。完成目标前后需近1年时间,从成都供应粮草极不现实。于是诸葛丞相命令部分军士,在山下屯田种粮。兵器有序置放,四面信号旗迎风招展。实施“有战则兵,无战则耕”,这也许是我国历史上较早的军屯了。四旗田村名由此生出。
西南是唯一一条逶迤蜿蜒的进山之路,设有两个烽火台。相距四旗田村2公里的进山之路西侧,设第一道烽火台。烽火台下的山凹里,养着千余匹战马,后人取此地为“马草洼”。第二道烽火台设在进山的半山腰。山中稠栎树高耸云天,山茶、红白大树杜鹃随处可见,大小倒挂刺、黄松梅紧密交叉缠绕,人难深入其中。

烽火台东侧的上山关口依陡峭的山峰而建,真可谓:一人当关,万夫莫开。一旦有敌情,旗传信号,田坝的消息迅疾通过烽火台次第传入大营中军帐,时刻准备着的军队便会立即付诸行动。
唯有西南山边从烽火台可到达顶峰,一条顺崖上延的鸟道羊肠之险径,百丈悬崖边还遗留人工镶嵌的条石。上山顶时需揪树枝抓藤蔓艰难攀爬。其间经过两道林木蔽日绕山数百米的堑壕。


登上山顶,必然汗透全身。山顶现在长满了1米多高的橡栗林,原2000余平方米的营盘,人工挖削平整的痕迹十分明显。


山顶有一块大沙石,平面约1.5平方米,供羽扇纶巾的诸葛丞相展开军用地图,胸有成竹,运筹帷幄。因而,四旗田及周边村的人们名其石为“看图石”。


整座山进可攻,退可守,当年就是一座功能完备的营寨。卓越的总指挥诸葛亮,选此山扎营,奇兵、疑兵、伏兵等数种战术,被演绎得淋漓尽致。
今天站在当年的营盘中,林涛阵阵,清风习习,似乎尘心半空。俯瞰山下四旗田村,房屋似火柴盒,7米宽的油路若一条青白色的飘带。眺望近水远山,大有一览众山小,千里美景尽收眼底。尤其诸葛南山的40多台大风车,如在眼前,是那么清晰,风车转动的 “轰、轰、轰”声有节奏地传来……

诸葛山,这一征南的重要战场和指挥所,历史的沧桑走过了1793年。想当年,这古战场上,成千上万的将士,在诸葛丞相的指挥和调遣下,以旗传信,屯田种粮,自给自足;身着盔衣盔甲,在山脚的四旗田坝子,在南面的诸葛南山(曾名扎营山),在西北的堆米山(传说是蜀军粮仓之地),在西面的关索岭(传说第七次擒孟获之地)的无数山间沟壑,平坝旷野,与孟获的地方武装多次激烈博弈。他们攻山夺地、飞马奔袭,军旗摇曳,人喊马嘶、刀箭翻飞,是多么的壮美和惨烈。

公元225年秋末,征南战役完美收官,南中平定,孟获归顺。今天,千年诸葛山,民间留下了无数征南的故事和传说,诸葛山也成为当年以后,马龙及周边县市知名的蜀汉古战场。

0

下一篇:车马碧水库工程大坝封顶 工程建设进入攻坚阶段

上一篇:我们身边的好人好事 | 拾金不昧好司机

网友留言评论(0)
 
文明上网 礼貌发帖 0/300
最新投稿
人气排行
精选图文
自定义Html广告